大发二分彩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精品 【时光】命中注定(散文)

作者茶语清心  阅读:1457  发表时间2019-07-12 11:38:51


   我的人生,全是偶然,没有刻意。
   相信冥冥中有一股力量,看不见,却能操控你的命运,不早不晚,不偏不倚。所有的尝试,所有的遇见,都只是配合命运之神的指令。起落沉浮,爱恨离散,一切全凭天意。
   前世是谁,我不得而知;今世如何,我已经历大半。惟愿老天慈悲,佑我未来安稳静好。
   我长得很丑,从小就丑,大异于家里其他的孩子。可老天也怪,偏偏给了我一颗完美主义的心,这使得我经常陷于自我折磨之中。有人曾不满我的苛求,哪知我对自己才是最狠。我的出生大概是个意外,毕竟在我之前,家里已经有三个孩子,在那个满地找食的年代,绝对是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。作为家里的老幺,我顶多只在数字上有点贡献,算是勉强凑满了“好好”两个字。
   据说,每个人生下来都应该有一个名字,而名字里一定会写有他的命运,所以虔诚的父母都不敢造次,必斟酌了又斟酌,反复权衡,唯恐自己的草率惹火了命运之神,迁怒于这个可怜的宝贝儿。这似乎有些道理,毕竟千百年来,大家还真是这么做的。但我却希望,这只是牵强附会,当不得真,因为我的名字里似乎写着“罪恶啊遭罪”,无论我怎么发音,都绕不开。每当我遇到不好的事情,我就会觉得这是我命中注定,是罪有应得。这,恐怕是替我取名的爷爷所没想到的,因为那个名字看起来美好嫣然,大吉大利,往往是传统戏剧里千金小姐才用的。
   我其实也不能确定,我的出生乃至存活,对我家而言,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。因为据妈妈说,她其实生了六个孩子,在我之上和之下分别还有两个男孩,因为是在医院出生,也不知是真的没了,还是瞒着她送人了。这样的话题,妈妈说过好多次,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尴尬:若是他们的确都死了,那夹在中间的我似乎难辞其咎——会不会是因为我太过强悍抢了他们的位置而独活了下来?而若果真如妈妈猜测的那样,是父亲瞒着她送人了,那我就更悲催了,因为我可能是个没人要的孩子。因为据我所知,父亲一向都是重男轻女,就算要送,送的也应该是我。这是有迹可循的,因为我是家中脾气最怪异的孩子,从小到大我一直不喊父亲,就像我嘴里压根喊不出“爷”这个词,这在我家简直就是个难解之谜。直到现在,你若问我,我依然答不上来。
   我没觉得我家穷。就算后来被高中班主任钦点了,说只要我填个表,就能领一笔将近一学期学费的助学金,我也依然不知好歹,坚持“我家不穷,我不要”。但我家确实不富有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我家的房子经历过两次变迁,前一次我没参与,因为那时还没有我;后一次很普通,与别人家的无异。若非要找出点不同来,大概就是我家的位置好一点,房子大一点,房梁粗一点,青砖用得多一点,毕竟同一时期的寻常人家大都住的是土砖房或者是砖土混建房,这让我们多少有点优越感。也不枉了家里那位人称老板娘的奶奶和在外工作的父亲。肚子倒没饿过,可酱油拌饭没少吃,一直到高中,主打菜都是酸菜萝卜豆腐乳。乃至到现在,提及自己的身高,我依然耿耿于怀:谁叫我在亟需营养的年龄恰恰缺营养?至于穿的,虽不至于露着冻着,但也是没得挑的,通常是大人给什么就穿什么。我排行最小,姐姐又大太多,自然都随哥哥,灰灰蓝蓝是主打,能有自己的衣服就不错了,哪敢奢求花花绿绿?现在想来,我的青春没颜色,大概着装是祸首。
   小时候的记忆少之又少,到底是自然消亡,还是选择性遗忘,我说不上来,反正那段时光就像暗夜星辰时有闪烁但不可捉摸。有一段时间,读到一友人的系列回忆录,觉得找到了失散的亲人,因为那些文字激活了自己残存的记忆,那种惊喜不亚于亲人间的久别重逢,那种心情,非本人不能理解。
   我的出生地倒是不错,这得感谢老天的眷顾。现在大家都说那里很偏僻,可我小时候是很以为傲的。那时陆上交通闭塞,水上交通畅行,不管是不是井底蛙夜郎自大,反正从大人们口中听到的绝对是优越感爆棚。他们自称口岸人家,对邻乡人总报以同情,称他们是乡里人,说要什么没什么,穷得叮当响。若谁家女儿嫁到邻乡总会被人说是下嫁,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。这说法是如此的深入人心,以致我好长时间都是这么认为。
   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?
   去过的人都知道,那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地方。“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”,这样的景象我开门即见。“水是眼波横,山是眉峰聚。欲问行人去哪边,眉眼盈盈处”,说的简直就是家乡本埠了。三峡美吧,富春江美,可若将镜头组合比对,我的家乡不见得会落下风。这不,眼下政府一睁眼,一鼓捣,一个4A级国家森林公园便惊艳亮相了,这可不是凭空能吹出来的。
   若你远道而来,不管是溯流而上,还是顺流而下,车行道上,人游画中,由衷叹一句“太美了”,这就对了。若再风雅一点,吐几句诗文也绝无酸腐之气,因为那里的风景配得起你的满腹才华。比如,你置身河洲之上,看鸥鸟掠水而来,是不是也会诗兴大发,所谓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又算得了什么?又比如,芦苇轻摇,白絮飘飘,河面烟雾缭绕,对岸粉墙黛瓦,炊烟袅袅,时隐时现,此情此景,你是不是也会恍惚,以为步入了伊人领地,忍不住要深情吟诵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?
   哎哎哎,扯远了。
   当年的那个小不点,哪懂这些?那时,作为小哥哥的小跟班,上山抓兔,下河摸螺,砍柴火,摘野果,扯丝草,捞鱼虾,虽粗茶淡饭,倒也自由自在,无忧无虑。
   那段时光,漫长也悠然。日子在嬉笑玩闹中流逝,我也渐渐长大。
   读高中,在我,是个意外。
   我那个地方真是偏僻,偏僻到老师不像老师,像农民;学校不像学校,像村居。小学就不必说了,玩着玩着就毕业了。初中呢,据说每年中考升学率都倒数,吃零蛋也是常有的事。女孩子能初中毕业已属不易,读高中简直是凤毛麟角。再说,我父亲虽然也算是吃皇粮的人,多少见过一些世面,但他除了偶尔过问一下两个哥哥的学业,对我几乎是不闻不问,照现在的话来说,我是那个被冷落的孩子,纯粹放养。这样的结果是,上学那会,我从来没指望过自己升学,我甚至不知道,初中完了还可读高中,高中完了还可读大学。可以这么说,那时我的无知绝对超出了你的想象。当然,那年头,大家看重的是中专,因为一旦考上,马上就能农转非,就能扔下手中锄头,就能爬上枝头变凤凰了。正因如此,那时考中专要比考高中难得多,像我们那个年年拖后腿的学校,类似九天揽月,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
   可想而知,当班主任在临近开学的时候,将高中录取通知书送到我家里,说“这么久了,都不来拿,你还读不读书了”,我是多么的懵逼!但得知我是当年那一届里唯一考上高中的女生,那一刻,我又是自豪的,觉得班主任简直是天神驾到!
   我由此迈出了通往山外的第一步,知道山外边还有别样的天。
   可郁闷也随之而来。三年高中我延续了一贯的没心没肺,可一贯的好运却未能如期而至。
   那时高考前要预选,预选一结束,我便灰溜溜地回了家。
   我有过复读的念头,但我没经住父亲的灵魂一问“复读,你就能考上吗?……”,我的求学生涯就此结束。
   唉!从来烦恼读书始。走了几步路,读了几页书,我开始怀疑人生,就连生我养我的那片山水我也变得厌恶起来。
   山,一重重山;水,一道道水。山的那一边,其实还有山;水的那一头,依然还是水。在我渐长的心事里,开始有了莫名的恐慌:未必这辈子也走不出这片山水了?
   囚徒之念疯长。还是白帆逐浪,渔舟唱晚;还是青山叠翠,层林尽染;可那时的我,却是熟视无睹,我没觉得家乡美,一点也不。倒是那低矮的瓦房幽暗的灯,那长满青苔滑腻腻的井,那经年不变的酸菜萝卜,那灰灰蓝蓝的老土衣服,……这些其实早已习惯的家乡味,却让我一天天迷惘彷徨,痛苦不堪。
   困兽犹斗,更何况是人。
   几番挣扎,几番摸索。我不断地外出访友,希望能找机会出去务工;我也尝试过和本地大多数人一样,上山下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但我却沮丧地发现,这样下去,我不会有明天。
   这样的日子很漫长,这样的生活看不到头。囚居一般的岁月,让我一脸颓废。见我一副不念过往不问将来的熊样,已经顶职进城的哥哥恻隐心动,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拉我一把。他把我带进了城,交给我两个袋子,引我走进一个橘子园,让我批发蜜桔,路边零售,据说这样下来,每天赚点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。我虽不情愿,可也别无选择,只能从命。一天下来,近百斤橘子倒是卖完了,钱却没赚一分,还被人看了笑话。据附近餐饮店老板娘说,原来在我等顾客期间,一直有个小孩躲在一旁窥探,见我一心看书,便伺机偷我橘子。偷完也不走远,直接躲一旁开吃,边吃还边做鬼脸嘚瑟,大概觉得守着这呆子,橘子有得吃了。
   第二天,我没有再去进货,直接回了家。
   经过这番折腾,我看清一个事实:干不了农活经不了商,要想找出路,得另辟蹊径。
   从城里回来没多久,有好友上门相约参加电大考试。尽管毕业两年,几乎再不拿书,我还是打算试一试,就算死马当做活马医。坐在考场,大概过于紧张,考英语时我竟然出现考盲,至少有十几分钟我居然看不清纸上的字,这简直太吓人了!还好,老天有眼,这样的状态得到了缓解,我完成了该科所有的答题。感谢上苍,有惊无险!天无绝人之路,竟然考上了。为了这次重返校园,家里做了最大的努力,父亲为此还召开了家庭大会。最后,好说歹说,在父亲和两位哥哥的共同帮助下,我总算续上了学业。当然,我也因此背上了“巨额”债务——父亲说,这两年的花费等我自己赚了钱是要归还的。
   电大学习两年后,我以优秀学员身份拿到了毕业证,走上了代课的讲台,端上了泥饭碗。
   谁都知道,代课教师是哪里缺人补哪里,你没有选择。更糟糕的是,不仅工资低,且一旦满员或认为你能力不够,你就得马上走人。这种朝不保夕的工作,自然低人一等。不少人看不到前途,受不了屈辱,干不了多久便自行离去。我也一样煎熬,正当坚持不下又茫然无助的时候,曙光再现。
   三年历练,我终于等来了一次招考良机,顺利通过了编制考试!
   感谢老天,感谢上苍厚待!
   我如释重负,暗下决心,就像我代课学校的校长说的那样:
   终有一天,你要让学生忘记你的容貌,而记住你的学问!
   此后的人生,大家都知道了。结婚。生子。进城。各种考。也算一路顺风,逐浪推波。
   也许是这些年的万事顺遂迷惑了我的心智,也许是越来越惬意的生活模糊了我曾经的誓言,我忘了命运之神的警告。算命先生曾神预言,47岁是个坎,我恐怕难过鬼门关。的确,近几年我又是车祸,又是抑郁,就没过几天爽日子。
   唉!都是闲情惹的祸!
   如今,已近天命,我猛然发现:
   一切都是天意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!

共4107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命运,宿命与运气。命是与生俱来的,但运却会随着时空转变而变化的,在某些时段或顺或逆、有起有伏,不能掌控时,我们往往归结到命运的安排。其实,不少看似命中注定的,却与性格行为不无关联。如文中作者的经历,看似偶然,偶然中有必然。从小临水而居,依水而观,于她幼小的心中已植下文雅之气,之后从读书到教书,虽经历一番波折,但这些是作者能清醒认识到自己的所长与所好,并在不自觉中为之努力而实现了命运转变。如果性格即命运,命运又是注定的,那么这注定的背后,又何尝不是性格主导了命运呢?“困兽犹斗,更何况是人”“几番挣扎,几番摸索”,皆是不屈从于命运的安排而为之做出的抉择。就算是命中注定,也欣然接受,何况福祸是相互转化的,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文章依然秉承作者一贯的幽默自嘲文风,独特的思辩为个人命运的解析融入了深刻的内涵。从中我们不难看出,作者欣然接受命运的安排,看淡人生的起伏波折,人生之路走得更加从容淡定。佳作,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一朵回忆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7130004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一朵回忆  2019-07-12 11:42:41

读清心姐的文章,不难看出,从小,她就没有因为家境就失去了人格的独立与自尊,心里早已有人生观与价值观,正因此,才活得自主自立自强自爱。
   从不屈从于命运,到改变它,再到从容接受,这何尝不是看山看水的三重境界呢。

回复1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2 15:13:06

谢谢一朵,辛苦了!人到中年,闲情渐多,时不时会梳理一下自己。很喜欢你说的最初印象:洁净,恬淡,我希望我可以。问候夏安!

2楼 文友:  2019-07-12 12:41:05

人到中年,很多人生未知都已一目了然,黄昏的祭坛上献上我们对命运的臣服。中年心境,感同身受,好文,欣赏拜读了!

回复2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2 15:25:13

谢谢朋友!岁月真是神偷,于不经意间失去太多。相信得失有因,亦看淡世间一切美丑,做好自己,做真实的自己,如此无憾!问候夏安!

3楼 文友:红豆山人  2019-07-13 11:36:38

拜读佳作,受益匪浅,欣赏点赞!推荐阅读。

回复3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3 14:16:44

谢谢山人老师,谢谢谬赞!

4楼 文友:一米月光  2019-07-13 18:13:27

人生路上没有捷径,逆境的你活出了坚强的你,为你的坚强和真心点赞!

回复4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3 20:31:54

一米能来,大感意外,我都想哭了!看来我要开启回忆模式了!

5楼 文友:小鹿纯子  2019-07-13 21:39:24

命在这 ,运在哪里?
   灵魂有意, 而肉身麻痹。
   唇离齿太远 ,触不可及!
   可爱 ,可爱 ,不可及。
   命和运太远, 爱不可及!

回复5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4 08:49:19

好复杂,晕了!谢谢小鹿!

6楼 文友:薛志成  2019-07-13 23:32:00

一个故事说,酥醪观的道长曾给蒋介石卜卦,“胜不离川,败不离湾”。或许,世上真有先知先觉之人。如果有,那么一切皆是天意就是真的。
   我也相信命,不过更相信命通过努力可以改变——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。清心姐的文字也说明了这点。
   问好,夏安!

回复6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4 08:54:38

我负责记录,其他则交给读者。若就本意而言,越趋近简单,越接近真实。谢谢薛老师关注!

7楼 文友:黄昏星  2019-07-13 23:33:54

清心的好文,读起来活泼又让人细思。我不能关上黑暗,因为,我不能关上光明。我觉得这也许这就是清心美文里思辨的东西。小周向你学习,祝夏安。

回复7楼 文友::茶语清心  2019-07-14 08:57:34

看来我得补课,哲学在我,很陌生!谢谢小周老师!

共14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二分彩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