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二分彩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编辑推荐 【杨柳】梨花又开放(散文)

作者一窗烟雨  阅读:833  发表时间2019-05-11 19:34:15

“忘不了故乡,
   年年梨花放。
   染白了山岗,
   我的小村庄。”
   梨花开时听这首歌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六岁那年随父母被遣送冀东原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小村庄里度过五个年轮。我的童年里有小村庄,我的小村庄却没有梨花。不是那块土地不适合梨树生长,而是“学大寨”的时代“农业以粮为纲”,生产队的地只能种植杂交高粱——向阳红一号,而庭院则要提供全家人一年四季的蔬菜,不管是梨树桃树杏树,任何果树,都没有生长空间。我的记忆里,染白故乡山岗的,只有寒霜冰雪。不知为什么,号称高产的向阳红一号在我的小村庄却是年年歉收,每到春天,我就要挎着小筐跟着姐姐去挖野菜。靠野菜充饥的孩子是不可能奢望水果的,更不会在意山岗上有没有梨花。然而,厄运中挣扎的父亲,却还想让子女吃上水果,借着在苗圃劳动改造的机会,他不惜放下自尊,讨得三棵梨树苗,珍重地背回家。
   我是多么欢喜,我都快要忘记梨是什么滋味了。兴致勃勃的帮着父亲在菜畦里挖坑浇水埋土,精心的、满怀希望的栽下梨树苗。然后就担心它们能否成活,眼巴巴的盼着枝桠上吐出新绿。梨树活了,开枝散叶,绿意舒展。父亲说,“桃三杏四梨五年,耐心等待,等到梨花开,你就有希望吃上梨了”。
   梨树成了我的最爱,梨花就是我的等待。当我发现家里那只白猫喜欢爬树时,就严防死守,不许它到梨树下转悠。白猫很有记性,被打过一次后,就远离了梨树。也许不是因为被打,是因为它怀了小猫,笨重到爬不上树,即使是矮矮的小梨树。梨花没开,白猫却生了三只小猫,三只小白猫。可猫妈妈没有奶,猫仔饿得哀哀的叫。眼看猫仔要饿死,我忍不住恸哭。要知道,在没有梨树前,猫是我的最爱。我的哭惹恼了大人:“你可真有闲心,人都吃不饱,你还有精神头管猫。”是的,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,槐树花榆树钱都被人吃光了,猫瘦的皮包骨,怎么可能有奶?我记不清猫仔们熬了一天还是两天,然后就一个接一个的僵硬。
   我抹着眼泪把它们埋在梨树下,也许下一个春天,小猫们能化作白色的花朵,开满枝头。
   大白猫又去梨树下转悠了,是想爬树还是寻找它的孩子,我不知道。一年又一年,我盼着梨花开。一春又一春,我等待梨花开。眼看要等到第五个春天了,梨花未开,灾难却降临。百年不遇的大地震,让祖辈留下的老屋轰然坍塌,白猫丧生于瓦砾中,三棵梨树被埋在废墟下。梨花,成了徒劳的等待,是落空的希望,像那三只夭折的小白猫。
   地震后不久,我就离开了小村庄。父亲平反了,我又随父母返城,结束了“贫下中农的再教育”。城里不乏水果,亦不缺梨花。每年春天我都能欣赏“柳絮风轻,梨花雨细。”然而,我还是忘不掉故乡的梨树,它们在我的梦里开出一簇簇的白花,如枝上堆雪,清绝、冷艳,又极易飞散,带来希望,也留下哀伤 。
   “重返了故乡
   梨花又开放
   小村一切都一样,
   树下空荡荡。”
   不能听这几句,听了情难自已。歌中的小村没变样,只是树下的纺车不再响,那摇纺车的人,已是不能相见。我的小村庄却化作一片废墟,和童年一起埋葬。
  
   没了故乡,就去别处赏梨花吧,聊以慰籍乡愁。可是当年呵护我的父母已经是耄耋之年,需要我服侍在侧,端汤喂药。每个春天都想去看梨花,每个春天都不能成行。
  
   终于能目睹“柳色黄金嫩,梨花白雪香”,已是十年后,而能成行的原因竟然是锥心之痛——父母相继离世。那为我栽种梨树的父亲,再也看不到梨花开。
   梨花的花语是永远的守候,可即使梨花开满我的全世界,也阻不住亲人的离去。几千年,我们说着永远,唱着永远,希冀永远,祈祷永远,可永远在哪儿?人世间,有什么能是永远的?守候了我童年的爸妈,为什么我不能永远守候你们的老年?梨花,难道你注定是我生命里一场白白的等候?
   “柳叶随歌皱,梨花与泪倾。”在别人眼里的“白锦无纹香烂漫”,于我却是“梦回人远许多愁”。有人说,梨花最适合在微雨中欣赏,一枝梨花春带雨,才是绝美佳景。然而,我不敢看雨中梨花,对我来说,那梨花瓣上滚动的水珠,不是雨,是思念亲人的千滴万点泪。
   “摇摇洁白的树枝,
   花雨漫天飞扬
   两行滚滚泪水
   流在树下。”
   梨花在眼前开放,歌声在心底回荡。忘不掉的故乡,回不去的童年,留不住的时光,不能复生的亲人,这一切是心底最柔软的部分,不能触碰,一碰,就会泪崩。
   沉沉黑夜,我在灯下敲打着关于梨花的文字,远处山岗,飘散的梨花,也许正飞落在父母的墓碑上。古人把月下赏花视为风雅,夜里赏梨花更是“水晶帘外娟娟月,梨花枝上层层雪”的优美意境,而我却感觉皎洁的月光更让人易起思亲之情,夜的黑衬得梨花更白,也让思亲之痛更尖锐。泪眼看花,花月两模糊。
   一曲《梨花又开放》让人肝肠寸断,此时的故乡正是“梨花落尽,春也憔悴”,那废墟上是否已经绿草如茵?

共1861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作者细腻的文笔之中不乏内心的丰富和饱含的情感。此文颇接地气,作者通过绵绵絮语,从父亲栽种梨树以及作者摘取的几个童年生活的几个片段,反衬出亲情的弥足珍贵。每一个游子的心底,都会有一抹挥之不去的乡愁,那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会在灵魂深处刻下永久的烙印,随着年龄的增长,愈加浓厚。那散落在光阴里的童年玩伴,那搁浅在记忆里的童年趣事,历经岁月的打磨,依然清晰可见。梨花开,是作者抹不去的思念,更是挥不去的乡愁。文字清新、内涵厚重。问好作者,推荐阅读!【编辑:青州大浪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青州大浪  2019-05-11 19:43:19

问好作者,感谢赐稿杨柳!杨柳因您的文字而精彩!

2楼 文友:怀才抱器  2019-05-11 19:52:03

一树梨花一树情,多少乡愁漂梨白。怀才抱器拜读感言,问候作者夏祺!

共2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二分彩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