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二分彩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编辑推荐 【故事】闹剧

作者冯耀廷  阅读:1235  发表时间2018-08-22 22:48:41
摘要:一对吵闹一辈子的老夫妻,自导一场诈死的闹剧。


   在那激情燃烧岁月中,每个人都追求上进。十九岁的女社员江初夏,人品好、像貌也不错,用现代词评价叫颜值高。可是团支部书记认为她哪样都过得去,就是觉悟不高。参加生产队劳动时,她喜欢和家庭成份高的贾立春在一起,两人总是一边劳动,一边聊天。
   闲下来的时候,她更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看书、听广播。只要不是劳动时间,江初夏准和贾立春在一起聊生活、聊前途,就是不聊阶级斗争。也不爱和大家在一起听读报员读报,更不喜欢和大家共同学习毛泽东著作中的老三篇和毛主席语录。
   团支书认为江初夏的行为是错误路线苗头在抬头,及时派共青团员佟雨水,进行一帮一的帮带。
   铲头遍地时一天中午,收工往家走的路上,佟雨水走到江初夏身边一笑说:“哎,初夏妹妹,团支部书记派我帮助您,我和您单独谈谈可以吗?”
   江初夏对贾立春一笑说“立春哥,您先走几步吧,您看(指一下佟雨水)有说服我的政客了,不好意思,我必须听听团支部派来的使者说我些什么哟。”
   佟雨水和江初夏也是同龄人,出生比她大两个月,屯中论着叫大哥。佟雨水人不错,也是中学毕业生,在那年代也算有文化青年。就是性格上有些爱嫉妒,还有些心胸狭窄。
   江初夏马上收回了笑容,一本正的表情对佟雨水说:“佟大哥,有话说吧,前题是别拿共青团员标准来丈量我的行为。因为我不是团员,以后也不想是。别问我为什么,我来告诉你,我认为,虽然团组织是好组织,但是我不喜欢你们几位的所做所为,就这些。”
   佟雨水听完挠了几下脑袋,勉强一笑问道:“初夏妹妹,您不喜欢我们哪些所做所为呀?”
   “呵呵,原来佟大哥还没觉出来吗?”
   “我真不晓得团支部哪些做的不对?看您说的所做所为,一定不是一件事两件事做的不对吧?妹子,说说看,都哪些所做所为让您不喜欢?”
   “那好吧,一、形式主义;二、虚夸;三、没事整事,这几样我觉得非改一改不可。”
   “呵,形式主义是指什么?虚夸?还有没事整事?能说的集体一点吗?”
   “佟大哥,您说说看,天天老三篇,我倒着都能背下来,就不能换一节别的学学吗?”
   “妹子,我问的不是这个。”
   “啊,我知道你问啥,先说没事整事吧,咱俩有事吗?没事对吧?本来咱俩没事,你们非要整点事。再说说虚夸吧,团支书向外大队来取经的团支书和辅导员介绍经验时说,上至白发苍苍、下到开裤裆,人人都能背诵老三篇。是那样吗?我奶奶就不能,我侄子也不能。算虚夸吧?”
   “嗯,贴边也靠谱,我爸一句都背不下来,我妈也不会。”
   “唉,形式主义就不用说了,读报也好,念毛著也罢,早晨起来就在田里铲地,累的像个王八犊子似的,就想歇一会儿,或者到背人地方去排排污。当然,读报员是不累,她不劳动,咱休息时她骑着单车来了,拿出报纸聚精会神的、有板有眼的朗诵,有谁去听呢?累了才休息,休息十分钟哪有心思听呢?走这种形式有用吗?”
   “噢,妹子,您这么一说,我认为还真是像您说的这回事。好,妹妹说服了我佟雨水。呵,听妹妹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。”
   “佟大哥,我可没有您说的那么高尚,只不过是不会同流合污而已。您认为我和贾立春走的太近是吧?他爷爷是地主分子,与他有关系吗?你们那套形式主义我看不惯,是你们把我挤出去的”
   “好,真受教育。初夏妹妹,以后我来陪您,我们能经常在一起谈心吗?”
   “呵,有啥不能的,我头上又没长犄角,您也不是怪物,谈得来就谈呗。您不怕您女朋友多心,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。”
   “初夏妹妹,和您聊天心里非常敞亮,一点也没有压力。这几年一和钟立秋在一起时,我不敢吱声,从心里往外怕她。”
   两人路上的简短谈心,是他与她第一次谈心,两人都有一种获得感。一次、两次,像这样的交谈,一直延续三个月。那时的江初夏,几乎把贾立春忘到了一边,一直没有和他长谈过。见了面,只是一笑打个招呼而已。
   可是,她与佟雨水就不同了,两人明确了恋爱关系。消息传到钟立秋耳朵里后,钟立秋没有去找佟雨水,也没去找江初夏,而是找到贾立春去问个究竟。
   那是三个月以后,初秋的一个晚上,钟立秋把贾立春叫了出来。两人在如钩弯月下,坐在路旁树旁,钟立秋一笑问道:“立春哥,您的好朋友江初夏和佟雨水订婚您知道吗?”
   “知道,初夏和我说过,那是她的自由,她选择谁,那是她的权利,我无权干涉,只有祝福。对了,雨水也应该告诉你一声吧?”
   “他,见过我几回,连个屁都没放。我知道,从哪方面我也比不了江初夏,人家长个好模样,还会说话哄人。我算个啥?告诉我有用吗?”
   “立秋妹妹,你们之间这些年,有过婚约吗?”
   “没有,我只是说过我喜欢他。”
   “那他说过喜欢你吗?”
   “没有,见到我有时一笑,一个字不吐,不问他,一句不说。前些年都还小,也没想那么多。等想起来要和雨水定终身时,人家和初夏如胶似膝的好上了。”
   “立秋妹妹,我认为婚姻是缘分,有缘没分只是一场空欢喜,你说对吗?”
   钟立秋一直在点头,并没有直接回答贾立春。但心里觉得眼前这位贾立春,在外在条件、诚实守信等各方面,真比佟雨水强百倍。两人那天夜里只是个开头,在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,经常在一起谈心。就这样,两颗青年人的心灵,终于擦碰出爱的火花。
   真可谓,有心栽花花不开、无心插柳柳成行。佟雨水和江初夏,贾立春和钟立秋两对青年人,选择在立冬那天,由大队妇女主任程小雪主持,举行了婚礼。
   日子一天天过着,到今年春季四位都健在,只是早已年逾花甲。贾立春和钟立秋的四十年夫妻如一日,不吵不闹、和和睦睦,一双儿女也早都成家立业。
   佟雨水心胸狭窄,总认为江初夏心里还装着贾立春。为这些琐事,江初夏没少费口舌解释,佟雨水一见到初夏和立春见面打招呼,总觉得她俩的眼神不对,所以也就越来越起疑心。
   与今年清明节时,他向江初夏提出来一个无理取闹的要求说:“初夏,咱俩过一辈子,也吵了一辈子,假设你要得个急病躺在床上,贾立春非急疯了不可,你敢打赌吗?”
   “雨水呀雨水,让我说你啥好呢?我有病他就急疯了,那我要死了他还急死了不成?”
   “那还用说吗?这一辈子,哪天你夜里梦话不喊立春哥?由此可见,我佟雨水这辈子就是个替身、是他吗贾立春的替身!一想到这些,我就气炸了肺!”
   “好吧,我现在就穿戴整齐装一回死,倒要看看贾立春能不能急死?”
   江初夏四十年前的那次错误选择,害得她一生不得安宁。今天她被逼到墙角了,也有些精神失常。穿戴整齐躺在床上对佟雨水喊道:“快打电话吧,让乡亲们来奔丧。我倒要看看贾立春能不能急死?”
   佟雨水给亲朋好友和女儿打完电话,院子里、屋子里挤满了人。贾立春和钟立秋老两口也来到了江初夏的床前,贾立春看见脸上蒙着白布的江初夏,心里一急、两眼一阵昏花倒在地上。钟立秋急忙抱起贾立春哭着喊着,有人拨打了120。
   江初夏听到钟立秋哭喊贾立春时,不顾一切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要下地,被守在一旁的一位年长老人操起拖布就打,还一边大喊:“众人快跑!诈尸啦!”索性用拖布按着江初夏。
   江初夏的装死这下子可闯下了大祸,大家往外挤着跑的时候把西院王婶拥倒,有几人从她身上踏了过去,当场断了气。多少年的好邻居,就这样惨死在一场诈死闹剧中。
   120来到时,把贾立春推上了车,经过住院治疗,总算保住了命,但失去了生活自理功能。这就是佟雨水自编自导的一场闹剧结果,邻居老王家并没有起诉这两位没事演装死闹剧,但他要负责安葬王婶的丧葬费,和贾立春的医药费。佟雨水为一己狭隘私心,最后弄成了倾家荡产。
  

共2908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四个年青人,在动荡的年代,因为性格的差异,有人喜欢逢场作戏,跟着当时的形势走,有人喜欢诚实为人。因而,随潮流的人去帮助不关心政治的人,反而被诚实的心打动,他们四个阴错阳差地组合了家庭。几十年后,虚荣心的人,想了一个诈死的主意测试一个老人的心,没想到此次闹剧,让一名老人死里逃生,因邻居把装死当成诈尸,踩死一位老人,始作俑者落得倾家荡产的下场。故事贴近生活,虔诚推荐阅读。【编辑:鲁励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鲁励  2018-08-22 22:49:32

欣赏佳作,推荐阅读,问候作者。

回复1楼 文友::冯耀廷  2018-08-23 04:33:02

感谢编辑的精心编按与评论,遥祝秋安!

2楼 文友:冯耀廷  2018-08-23 16:25:45

习主席讲话里对网络文学的要求是,写好中国故事,全体写手术积极行动起来吧!

3楼 文友:冯耀廷  2018-08-23 17:54:35

确实应该认真学习,把握住讲好中国故事导向,不断提高,眼力、脑力、笔力,努力写好新时代故事,让世界了解中国!

共4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二分彩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