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二分彩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编辑推荐 【十年江山情】长梦中人

作者冯耀廷  阅读:1605  发表时间2018-06-02 22:59:15
摘要:一位懂得感恩的人,在他人生中受助于点滴之恩,却把启蒙之恩深藏在心。一生中漫漫长夜里把恩师化作梦中人。


   一
   冬去春来,桃李芬芳,已是草长莺飞时节,还没下过一滴雨。迁入城里二十多年的李旭尧和周冬灵老夫妻俩,心里装满满的乡愁。老两口常挂在嘴边上那句老话:春雨贵如油,天灾人祸何时休。今天他们见到了希望。
   凌晨,天刚蒙蒙亮,住在沅城市里一楼的李旭尧和老伴周冬灵,在睡梦中,周冬灵听到风吹雨点敲打楼窗声,她急忙坐起来,推一把睡在身边老伴李旭尧,轻轻地说了一声:“老李,又和梦中人聊什么呢?打断你一下美梦,下雨了,我去把菜园里一角留下的花池弄一下,然后再种上花。你起床后把屋里彻底收拾收拾,咱对门好像住进去人了,昨晚有灯光,现在好像有说话声,是不是那两位教师回来了?”
   她没有等老伴回答,忙三火四的去楼外那小块花池地忙了起来。
   周冬灵和李旭尧两人,在二十年前,从乡下搬进沅诚市里,是为了给在沅城市里打拼的儿女们做饭吃,他们放弃了良好的田园生活环境。在沅城市里买下现在住的这套一百平米的一楼,窗前有六十平米菜园。他们搬进来时,对门的室内装修早已完工。一直是人去楼空,所以和对门邻居的一家人,一直没见过面。
   后来物业收水电费时候,管理人员说出对门的身份与行踪后,李旭尧老两口才知道,他们俩是退休教师,也是为给女儿帮忙带孩子,从异地迁到沅城市买了房。装修完工还没来得及入住,女儿一家三口,准备去广州下海经商。没办法,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,女儿和女婿要带着五岁小外孙南下广州,老两口也只好女儿走哪跟哪了。
   二十年间,对门的一家五口又转进过深圳,老两口紧随其后,一直没回到过沅城市,但他们是经常和物业联系着。如今两人已是七十七岁老人,小外孙也大学毕业有了工作,结了婚。老两口实在是帮不上女儿任何忙的时候,才决定离开女儿身边,回了沅城市,坚守属于他们自己的这个家。
  
   二
   周冬灵出去后,李旭尧也坐了起来。他穿好衣服,自言自语:“你这个老太婆,我的梦中人我怎会和她随便聊天呢?再也不敢和她说一个字了!她那犀利的目光,一直刺痛着我的心灵,至今她那双带强电压的眼神,还让我记忆犹新呢。”
   他遵照老伴的絮叨,收拾完卧室和客厅。想去敲开对门,互相认识一下。可是又一思量,不妥不妥,倘要人家不欢迎,岂不是以后就更难相处了吗?李旭尧迈出去的那只脚又缩了回来。他拉开书房门,坐在电脑前,在做早餐前还有两个多小时是属于他的私有空间,也是他开始早晨的两小时创作时间。
   他和周冬灵进城二十年中,是由李旭尧每天给儿女们准备好一日三餐,空闲时间是他上网业余创作,也是他做家务时,疲劳的身体休息时间。老两口每天的分工很明确,周冬灵主外、负责采购食材,李旭尧主内、负责做饭洗衣拖地。就这样乐滋滋地忙着,从五十五岁一直忙到七十五岁,从不说累、更不叫苦。尤其是李旭尧,还要挤时间创作,但从来没有任何报怨。长辈对晚辈无私的奉献,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。可以见得,七十五岁的李旭尧,看不出一点厌倦。有一点空闲,他仍然精神矍铄的驰骋在大发二分彩中创作,每日一章节发表长篇著作,年节假日从不断更。
   雨还在大一阵大、小一阵地下着,看迹象暂时还没有停下的可能。这一阵如牛毛般细雨,像飘雾一样下着。周冬灵在留出三平米大小地上,先用锹翻了一遍,然后又撒上一些腐质肥。窗前六十平米菜地,她从来不使用化肥,年年要用三轮脚踏车,去郊区农户家买来一些鸡鸭瀵做底肥。留出一点种花的农家肥,今天才施进去。
   她在细心的用双手拍打着做畦埂时,从身后传来上了年纪的女人声音问她:“顶着雨忙呢,衣服湿透了吧?就这么一点活计,过了雨再干吧。凉风吹着湿透的衣裳,感觉上是很凉的,咱上了年岁的人,抵抗力不强,着凉很容易感冒。”周冬灵直腰站了起来,抬头时微风吹过来的细细雨滴,洒落她一脸,用袖头向脸上抹了一下,弄的一脸土。她咯咯地笑起来看着对方,双方都在仔细端详着对方。
   周冬灵眼里的对方,修长的个头,乌黑短发烫成大卷,皮肤白皙。浓眉大眼的很迷人,估计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。可是,她眼角的鱼尾纹告诉所有人,别看我腰不弯、腿标直,显得高傲,这是四十来年讲台前塑造成的形象,但我已是七十有七的人了。
   她打量一会儿对方后笑起来说:“咯咯,看,我这难改的农民习惯,出汗时用袖子擦脸。呵,今天的袖子上沾满了土,反倒弄的更脏,让您见笑了。”她又仔细的端详起对方问:“我怎么想不起来您是谁了呢?您是?”
   对方看了好一阵周冬灵,然后一笑自言自语:“好可爱的妹子啊!”又嫣然一笑说:“认识一下吧,我叫叶觅云,今年七十七岁。我老伴叫咸子骞,他今年也七十七岁,咱是对门。二十年前,我们装修完,还没来得及住呢,就随女儿去了广州。”
   周冬灵将双手在前衣襟上左右开弓的擦了又擦,看看没有土时,她抓住叶觅云的手,笑的像一朵玫瑰花似的说:“啊,我叫周冬灵,七十五岁,我那口子叫李旭尧,今年也七十五岁。您是嫂子啊,我哥他好吗?嫂子,您是啥时候回来的?”
   叶觅云并没有回答周冬灵的问话,她用另一只手捧起周冬灵的手,惊讶地喊起来:“呀!冻的冰凉冰凉的。妹子啊,怎能这样糟蹋自己呢?都冻成这样还得了?快进屋里去暖和一下吧。”并没有争取对方认可,不容分说拉起周冬灵就往屋里走去。
  
   三
   两人来到屋里,周冬灵向书房里大声喊了一嗓子:“老李呀!看看谁来了?”
   李旭尧听到老伴的急促喊声,匆忙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,他仔细打量着叶觅云。像似从叶觅云那双眼神中看到了什么似的表情,两眉紧锁的轻轻摇头说:“不会吧?太不可思意了?您不会是我梦里经常出现的叶觅云吧?看您的眼睛还多多少少透出一点点梦里恩师眸子的样,其它地方找不到一点叶觅云恩师的影子了!不会是真的吧?”
   周冬灵愣了一会儿,有点恍然大悟的表情说:“哎呀呀!老李,这是对门的嫂子,她是叫叶觅云。哎,你这东一榔头、西一棒子的说些什么呀?她不是你的恩师,她是嫂子。”
   叶觅云也在轻轻摇头,带着疑惑表情问道:“哎,你叫什么来的?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?哎,你是不是听到我们在外面交谈了?什么梦里恩师?把我们俩都绕扯糊涂了。”
   李旭尧伸出手来说:“来吧,无论如何先认下嫂子再说。握个手吧,也是见面礼节。认识一下,我叫李旭尧,旭日东升的旭,尧舜禹的尧。好了,自我介绍完毕,嫂子,您再好好想想。我再提示一下,您在五十七年前,在哪里办过什么培训班没有?”
   叶觅云一拍大腿说:“哎哟喂,我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寒假期间,去过石山公社当过志愿者,在公社办过扫盲师资培训班,培养业余扫盲班教师,莫非你是石山公社的?”
   李旭尧恭恭敬敬地给叶觅云鞠了一躬,抬起头说:“叶老师,是您在培训班的谆谆教诲,我才得以自我深造,也才有了我的深入的自学,而且一学就是一辈子。”
   叶觅云有些不解的表情问道:“呵,看来旭尧兄弟己是一位学者了,在哪些学科有所建树呢?我真想看看在扫盲班走出来的学者,在文坛上会有何成就?”
   周冬灵从中插上一句说:“嫂子,您可别抬举他了。什么学科呀!就是写一些散文和小说在网上发表,一分钱稿费也拿不到,落个白玩。”
   叶觅云看着刚认识的周冬灵说:“呵,冬灵妹子此言诧异。不拿稿费不等于在文坛中没有成绩,好文章的标准不是光用稿费能衡量的。”
   李旭尧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对叶觅云一笑说:“老师,冬灵说的对,有点微薄稿酬,也用到印书上了。在网络上取得一点成绩,也是您在那三次,每次两个月培训班的辅导,让我终生受益而取得的成绩。”
   叶觅云对眼前这两位同龄人深感佩服,周冬灵冒雨去弄花池,已经让她对农民有深深地敬意。眼前这位扫盲班她的学生,用一生对文学的执着,深感自愧不如。一位没进过学府的人,能在网络上发表文章,自己站过三十多年讲台,却在网络上没留下过一个字和一个符号。想起这些时,她对眼前这位农民兄弟说:“旭尧兄弟对不起,我真把半个世纪前那段自愿者经历忘的一干二净了。所以呀,今天你要不提示一下,我根本想不起来、六十来年前那段下乡办过扫盲师资培训班的往事。”
   李旭尧摆摆手打断了叶觅云的回忆说:“老师,您给我的记忆里刻画上永不退去印象,您的高大形象,也成了我一生的梦中人。可是,除了眼神外,别的一点也不像了。”
   叶觅云还在绞尽脑汁、搜索枯肠般的在想,还是想不起来。一声长叹:“唉哟喂,实在想不起来了,我三年里定点石山公社,三期培训班大概有一百多名学员,基本都忘了。年头太多了,过去半个多世纪。那时我是师范速成专业毕业,也是人生激情燃烧最旺盛时期:分配到沅城县教中学时,自愿把寒假奉献给沅城县扫除文盲事业。”
   李旭尧还在叶觅云脸上身上搜索着记忆,似曾想起点什么,带着疑惑表情问:“叶老师,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期培训班我都参加了,有一位姓氏很稀少的咸姓老师,常去培训班看您,当下他在什么单位呢?您一定会知道他的去处吧?”
   叶觅云带笑没笑地说:“知道,后来他被我收编了。今天凌晨三点他就占领了厨房,还说,今天起个大早,做几道好菜,请对门认认邻居。他现在就在东屋上灶呢。”是李旭尧这段提问,让叶觅云突然想起那时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小插曲。她对眼前邻居弟弟说:“哎,李旭尧这个名字还多有些印象,啊,是有印象,想起来了,想起来了!你是石山公社、岭南大队的吧?”
   李旭尧高兴的又伸出手去说:“老师,您终于想起来了,再握一次手吧。我那时是石山公社、岭南大队、二小队的会计。那时,哎,是您理解偏了,没等我解释呢,把我好一顿批评,那天我找个没人看见的地方,好一顿哭。”
   叶觅云一串大笑:“哈哈,哎哟我的天呐,记起来了。是下课我往宿舍去的路上,有个十八岁的男孩把我拦住,自我介绍他是岭南大队的,要和我说点事。那年我才二十岁,当时我就严肃而明确的告诉他,说什么呢?你们都看到了,给大家讲过课的咸子骞老师是我的未婚夫。明白了吗?别浪费时间了,去复习功课去!哈哈!都老了才把谜底公开,但是我不知道你要说啥事,就发了一痛火。哈哈。对不起呀旭尧兄弟,我的暴脾气伤害了你,今天向你道歉。只是口头道歉吧,既然你称嫂子为老师,为师就不给你鞠躬拾礼了”
   李旭尧轻轻地摇头说:“老师,您不必自责。那时我是想问一下您学习过的课本,可不可以借我一用。当时市面上很难买到自修的教材。老师,实话实说,那年我和周冬灵早已经定了婚,怎会引起您说出那番话呢?我一直没想通,现在也没想通。所以您的二十岁音容笑貌深深地刻在我心中。”
   叶觅云爽朗一笑说:“看,现在也没想通,还是记恨我了吧?”
   “没有一点记恨,后来我算是想明白了。咱都是生在旧时代,老一辈那些根深蒂固封建主义,时刻在向咱们灌输。您的戒备之心是对的。”
   “呵,不愧是当代才子,一切都会自我调解,一定是一位有建树的作家了。现在听到你的解释,我真觉得惭愧。不过也是的,在我下乡当志愿者时,几乎天天都能收到求爱纸条。所以你拦住我时,我认为又是个求婚的毛头小子,火气一下子就上了来。”
   “老师,我不该在满院子都是人的时候挡住您的去路,还没直入主题,自我介绍完,一句说点事惹恼了您。老师,学生迟来的道歉希望您接受。”说完,又给叶觅云鞠了一躬。
   “好了,你的歉意我收下了。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旭尧,走,我去看看你的书房,一定有好多杰作吧?”
  
   四
   李旭尧并没有让叶觅云去看他书房的准备,写字台上很零乱。几本新印的作品,散落在半个桌面。出来时匆忙,电脑屏幕还在大发二分彩的长篇作品上传文章界面上。其实,这不是李旭尧的一贯作风。他每次离开书房前,总是要把桌面上的一切归弄的井井有条。刚才是老伴喊声急,什么也没收拾便出去见新来的嫂子。万万没想到,她竟然会是五十多年中的长梦中人。
   周冬灵发现李旭尧行动迟缓,她拉起叶觅云的手说:“呵,嫂子,你们也有过罗曼蒂克史吗?走吧,去看看您教出学生的才华吧。”
   叶觅云被牵着手,一边走一边笑着说:“呵呵,冬灵妹妹,你还是没听明白吧?是我不容旭尧解释而伤害了他,半个多世纪,我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勤奋好学的大男孩,是想借我用完的书啊。刚才一瞬间,我的思维忽然想起被我斥责满眼泪花的大男孩,又定格在那一瞬间。半个多世纪了,旭尧一直记在心上吧。”
   李旭尧跟在后面解释说:“叶老师,我一直记在心上的可不是这一条,是您在上完文化课以后,总会说一些远大理想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中,扫除文盲的重要性。我很再意课外那些讲演,非常鼓舞人心。”
   叶觅云走进书房,映入眼帘的书柜里看码放整齐的书脊,几十部署名李旭尧著的大部头作品。她被李旭尧的几十部作品惊叹不已,又仔细看了一下电脑荧屏问:“旭尧,每天创作时间有固定数吗?”
   “有,大约在四五个小时左右。早晨四点至六点,晚上七点至九点。白天时间太零散,一日的三餐及家务,几乎是占的满满的。”
   “七十多岁了,要把身体健康要放在第一位呀。”
   “谢谢老师关怀。也想过放下笔颐养天年,可是放不下大发二分彩那些管理人员情怀。董事长是军人出身,他可能也有七十上下岁,还以身作则,每天也挤时间发表文章。那里有庞大的编辑队伍,是八万多写手们的贴心人。想起这些,我还是要坚持创作下去。”
   “哦,有时间我也看看你所在的网站,向你学习一些经验。”
   一阵轻轻敲门声,李旭尧停下了聊天,打开门,主动伸出手,说:“咸子骞老师您好,您是哪天回到沅城的?”
   咸子骞伸手握住李旭尧的手,有些疑惑表情看着李旭尧说:“我们是前天回到沅城,走了两家亲属。昨天购置一些日用品和食材。哎,我们认识吗?”
   叶觅云一笑说:“走吧,餐桌上再叙。现在可以告诉你,他叫李旭尧,是咱的学生。这位是他老伴,叫周冬灵。”四人说笑着走去东屋,二十年的对门邻居今日初见共进早餐。
   两户对门人家,当初是心怀对儿女们的眷顾,从不同地方走进沅城市,并在一个单元买下这套对门房间。二十多年过后,李旭尧和周冬灵给儿女们做了二十年饭。一直没离开过这间屋子。岁月的无情,将两位转变成了老人,如今儿女们也很少来打扰他们。
   叶老师、咸老师的外孙子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小家,他们对女儿的奉献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两位老师也变成老人,又回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家。
   他们的智商也曾提醒他们的人生余时不多,但是您再看他们现在的心态,却是让他们充实的过好每一天。两家四位老人,都将进入耄耋之辈,但他们还要自强自立门户。尽量不给晚辈们添麻烦,自找愉快,坚守着他们心中的那片快乐家园。

共5638字上一页1/2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两家素昧平生的邻居,因为各自儿女的原因相聚在对门,可是,阴差阳错,几十年过去,这两家对门才真正认识。于是,故事拉开了序幕。原来,两家人都是故人,女老师的出现打破了平静,两个老人的对话让故事进入高潮。女老师没想到,被她呵斥误解的大男孩,成为江山网的著名作者,每天在网站乐此不疲地追求着文学梦。这篇小说画龙点睛之笔在于这个江山作者对江山抱有很深的情感,对董事长的敬仰,对江山编辑的夸赞等等,都是作者坚持下去的动力。整篇小说很好展示了作者与老伴的淳朴,写出了浓郁的邻里情,以及几笔带过的江山情结更是让人回味。一篇情感真挚的小说,推荐阅读!【编辑:阳媚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阳媚  2018-06-02 23:00:43

首先感谢老师对江山的喜爱,感谢赐稿征文。预祝取得好成绩!

回复1楼 文友::冯耀廷  2018-06-03 04:19:46

诚谢阳媚老师编按,遥祝夏日清凉,天天愉快!

共2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二分彩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